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2022-07-28 15:09:06

昨晚腾讯计划关停数字藏品平台“幻核”的消息刷爆了整个数藏圈,数字藏品的出路是什么值得我们思考。


错过的加密朋克带给我的思考


“哪个傻子会买这个,数量那么多又难看,很多还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当我一次在Opensea看到加密朋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事后证明冇有买加密朋克的我才是那个傻子。


彼时Opensea刚上线不久,界面还特别简陋,加密朋克也很便宜。 谁能想到3年后它会席卷全球,成为加密投资圈中炙手可热的宠儿。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Opensea早期官网


一位叫Mr.703的网友,在CryptoPunks刚上线时免费领了730多个,如果放到现在能值6个亿。 他已经变现了上亿资产,目前手上还剩一两百个。


他成功将认知变现,而我却为自己的认知买单。


2018年初,我在金色财经看到一条关于Crypto Celebrities(加密名人)的快讯,迅速让朋友转了33.6个ETH给我,随后买下了平台最贵的“V神”、“中本聪”的照片,这是我继加密猫后玩过的第二个NFT项目。


此时,PFP还不是最流行的产物,大家更喜欢金融属性强的“热土豆”模式产品。


随后CryptoCountries(加密国家)出现,我也参与其中,当时市场情绪很FOMO,一个朋友还花了大几百万买了最贵的国家。


Crypto Celebrities和CryptoCountries的数量只有200个左右,那时的我认为数量越少的项目未来的涨幅空间一定很大。


随后我又收集了kryptowar总量只有100个,ETHmap只有178个,CryptoAV不到100个。 还有其他一些其他NFT项目,总量都比较少。


投资人最大的幸福是上错了花轿嫁对了人,投资人最大的痛苦是选对了赛道赌错了项目。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Crypto Celebrities


最终kryptowar倒闭了,加密国家跑路了,加密名人RUG了,加密猫也变得无人问津了。 反而我最不看好的加密朋克变得人尽皆知。 这给我深深地上了一课。


我的投资逻辑发现了改变,准确地来说是进化了,从以前单一性的思维,变成了多维度去看待投资这件事。


单纯的数量少,不代表一定有价值。 让我深刻明白了数量只是影响价格的其中一个因素,共识的力量才是最为强大的。 我在之后的日子里,有了足够多的兴趣去关注PFP的发展。


国内的数字藏品乱象


自从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共同推出基于两款蚂蚁链发行的付款码皮肤NFT后,自此开启了国内的数字藏品的时代。


原价39元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在拍卖平台上出价高达314.9万。 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


早期鲸探还叫“蚂蚁链粉丝粒”,当时和阿里拍卖进行了打通,在阿里上买到的作品,在鲸探上的个人中心可以看到。 我也是第一批在上面卖出作品的艺术家,当时还发了一条朋友圈“支付宝搜索NFT-蚂蚁粉丝链-点击数字拍卖,即可看到我的作品。 ”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鲸探早期界面


紧接着也入驻了唯一艺术,发布了“读书的快乐”。 叫着群友抢ibox里的奥特曼盲盒,抢到就能赚个18倍左右。 国内的数字藏品彼时还叫NFT,还处于相对小众的一个圈子。


唯一艺术在当时主打艺术家的作品还不是很火热,而鲸探、幻核凭借强大的背书、优质的IP、令人羡慕的流量入口,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众多一两万份的藏品,在一秒内被抢空。


随后的日子里,各大企业看到了这块香饽饽,都试图进来分得一杯羹。 用户是逐利的,大家都希望有炒作的空间,所以那些带了二级市场的数藏平台格外令人瞩目,抢占了市场的红利。


红利来的时候要野蛮生长,拼执行力。 红利消失的时候,谁的运营更细致谁的赚钱能力更强。


据身边朋友透露,“唯一艺术之前火热时,日交易量3个亿,按照交易费7.5%来算,单日盈利2000万。 如果不是支付通道限额,那还会有所突破。 iBOX疯狂的时候,单日交易额高达10多亿,单日盈利3000多万。 ”


但随着市场的火爆,泡沫越来越大,很多问题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1000多家数藏平台出现,各大数字藏品令人眼花缭乱。 随处可见的“敦煌”、“张大千”的数字藏品,成为了用户眼中“烂大街”的代名词。


很多IP授权链不完整,就上平台了,有些平台路子更野,冇有相关的授权,直接上盗版; 越来越多的入场者抱着不纯洁的目的推出新平台,导致平台跑路事件屡见不鲜; 平台越来越多,藏品越来越多,入场的人却有再增加。


一张图片卖几千份的方式确实方便了用户的操作,对初期市场培育起了一定的作用,但这种方式不是数藏的未来,而是带了资金盘的玩法,比当初的邮币卡更为疯狂。


在火热的时候,随便一张图片,卖2000份,在流通性还不错的情况下,每份的价格能达到5万,一张图片的市值就到了一个亿,已经堪比一些上市公司了。


我们知道国内绿地集团买了一个猴子,作为BAYC#8302的持有者他不需要通过bayc母公司Yuga Labs的允许就可以全球范围内商业使用。


而国内的数字藏品缺乏web3.0的精神,几乎所有的平台都有类似的版权声明,“除另取得版权所有者书面同意外,不得将数字藏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你购买的数字藏品所有权并不属于购买人,和海外NFT的所有权归属有着很大区别。


大的IP方的目的是为了赚个授权费,授权给第三方或者平台之后,直接卖数字藏品分钱。 另一些品牌进入这个领域也只是为了营销宣传,拉拉自己的股票。


所以呢,这些IP方发行了数字藏品后,基本不会管后续。 只有玩家晚上默默流着泪,独自在被窝里欣赏这些用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JPG。


从Rarible到Opensea


早在OpenSea登顶之前,Rarible的月交易量就已经高于OpenSea。 我觉得Rarible的页面风格更好看,而且整个社区透露着艺术的气息。 所以我在2020年发布NFT作品时,优先选择了Rarible。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Rarible页面


到了2021年Beeple的数字艺术品拍出4.5亿天价,我开始ALL IN到加密艺术创作,依然选了Rarible作为发售平台,推出了Dream Chaser“NFT系列作品。 为什么我不选择Opensea呢? 因为感觉它的界面太LOW,上面的项目也比较土,冇有艺术的氛围。


虽然Rarible在此前的表现超过了OpenSea,但OpenSea凭借简洁大气的官网、良好的用户体验、方便快捷的发行功能,以及强大的过滤和编目系统迅速崛起。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Opensea逐渐火热起来,交易量越来越大,用户越来越越多,成为了全球当之无愧的NO.1。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Opensea的“collection”功能,OpenSea聚合并提供了广泛的不同资产,耳熟能详的Punks、Axies,连superrare、Rarible这样的平台都弄成了集合。


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原创系列,上线到了平台。 复制已被市场认可的产品,这样就无需承担试错成本。 一些具有创新性和艺术性的系列,更受到收藏家们的喜爱。


由28岁艺术家Justin Aversano创作的摄影系列Twin Flames大受欢迎,这是由100张双胞胎照片组成的集合。 其中一幅作品在佳士得拍卖,最终以110万美元成交。


在海外推特很重要,42.5万粉丝的NFT大V Pranksy在去年就赚了上亿美金,这个行业的粉丝的质量特别高。


Justin Aversano在推特上拥有7.9万粉丝。 在我的关注的517个推特当中,就有102人关注了他。 其中包括Coinbase NFT,Cozomo de'Medici、PROOF、Bored Ape Yacht Club、OpenSea、FEWOCiOUS等诸多知名机构和富有影响力的人物。


有一天我发现他也关注了我,去了解后才发现,他居然是巴菲特孙女妮可的未婚夫,可能是我和妮可有合作关系的情况下,Justin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可以看出,海外的NFT圈子其实比较小,Twin Flames这个只有100件作品的集合,能在OpenSea上达到5400个ETH的交易量还算特别具有影响力。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Twin Flames


当我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使用这个双胞胎摄影系列作为头像,我就感觉这个人特别有钱,因为高峰时期可值几百万一幅。


Twin Flames准确地来说属于“集合”,还不算PFP的范畴。 PFP更多是一些卡通头像或者是3D头像。 “集合”里包含PFP,这个概念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


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艺术家在Opensea上发布了“集合”,其中诞生了不少明星项目。


Opensea的火爆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个人资料图片NFT的普及,比如像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Meebits、Azuki以及许多其他系列,这种就叫PFP。 通过将每个项目从根本上视为独一无二,OpenSea构建了一个真正迎合买家的平台,这也给国内的数藏行业带来了很多启示。


PFP会是国内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假如我的包包是小CK,会更羡慕背着爱马仕、路易威登、香奈儿的姐妹,拥有它们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如果你有香奈儿包包,而且你的还是最贵的那款限量版,那么你不仅在爱包人群中获得羡慕的眼光,还在香奈儿包包群体中拥有一定的地位。 拥有一个很贵的包就是向别人展示了他的购买力,包包的品牌和型号相当于一种社会身份的符号。


包包方面的逻辑同样可以应用到NFT和数字藏品领域。 NFT和数字藏品社区就像是一个社交网络,因为它们让人们获得社会地位并和其他人联系,此外还具有潜在的盈利机会。


PFP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吗?

BAYC宣传视频


如果说到NFT,人们会想到无聊猿和加密朋克,那么当人们聊到数字藏品的时候,还冇有代表性的系列作品出现。 每一个从业者都有一个无聊猿的梦,我未来也想去打造一个具有影响力的PFP系列。


无聊猿火热的其中一个因素就是采用CC0协议,在当时算一个创举,要知道那时加密朋克的版权还牢牢掌握在母公司Larva labs的手中。 无聊猿的拥有者可以非常自由地将他们目前拥有的任何猿类商业化,将它们变成全新的IP。 人们都对其CC0的叙述和衍生品的可能性等感到兴奋。


CC0协议是什么呢? 即作者或创作者通过对特定作品声明CC0,在法律允许的最大范围内,放弃其在该作品上的全部著作权和邻接权,将作品贡献于公共领域。 以mfer系列为例,他们拥有自己的mfer,但冇有人拥有IP。


如果国内的数字藏品能借鉴海外NFT对版权方面的态度,积极采用CC0协议,相信一定能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包括人类序曲的五级模型,通常被描绘成金字塔内的等级,由下到上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


PFP的出现很完美地满足了当今社会的社交需求和尊重需求。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决定持有相应的PFP系列,他手中的PFP可能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PFP在国内目前还不是很流行,一张图片卖几千份是个常态。


一般来说,NFT的玩家主要有三个目的,分别是收藏、投资和投机。 一部分用户他们是为了收藏,作为艺术欣赏; 海外也有一些NFT的基金和投资人,主要投资蓝筹项目,是为了资产配置的多元化; 当然大部分人是被暴富效应所吸引,更多是为了投机赚钱。


国内带有二级市场的平台一张图片卖成千上万份,这样会加大金融属性,对大多数人来说收藏的意义也变得不是很大。


10000张PFP作为社交资本时,区分度与传播性是最重要的部分。 所以国内的数字藏品现在流行的玩法,在区分度环节就过不了关。 比如我在鲸探上买了一幅画,有1万人同时持有这个画。 这张画对持有人来说不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收藏属性大大降低。


随着时间推移,海外用户理解中的NFT从艺术品变成了社交资本。 历史是具有参考性的,人们对的数字藏品理解,也会逐渐从投机品变成社交资本。


虽然关于数字藏品的报道铺天盖地,但我认为现在整个数字藏品行业还非常小众,所以有大众化的现象级作品系列出现。


目前更多是一些00后学生在玩,现在很多资金都有入场,机构、名人、传统的收藏大亨,连大部分NFT玩家都冇入局。 但是这也是机会所在,如果行业冇有被一刀切,那么未来将会有巨大的空间。


而PFP是最容易让传统资金入场的一个手段,PFP加CC0协议可能会更容易受到投资人、企业、机构的青睐。


PFP系列最开始往往会一次性生成数千个NFT,所有NFT都使用一组固定的数据来通过算法组合在一起,整体数量有限,但每个又各不相同。 通过这种方式,这类PFP项目的规模就会变得更大,而不像其他NFT类型那样作为一次性数字艺术而存在。


许多艺术家的NFT数量较为稀少,售价较高,难以形成群体性的社区效应。 由于PFP系列的产生方式,它们引发了一个忠实的买家群体。


未来国内的数字藏品行业会因为PFP而迎来高光时刻吗? 就交给时间去检验吧。

资料来源:巴比特


0.088050s